最近感觉……就好像是被困在一个丧气的套子里出不去
自身很不要脸地说是个比较乐观的人,我企图冲破这个丧气的阻碍但它很是坚韧,我屡次想打起精神,不停告诫自己【明天一定是新的一天】,一开始也很成功,但过了一阵子又会被拉回去,并且愈发没用,它好像越来越紧。目前也找不到突破的方法,也不知从何而起,八年级上半期过了一半之后有一天突然发现它在那里,而且已经成型了。
明明我还是个小逼崽子???
我觉着我还是该踩着这个年纪的冲劲好好进步的,保持成绩,练习绘画,结果它自己先塌了,像木制的阶梯被白蚁腐蚀
现在有些东西光凭修养已经略拦不住了……虽然会控制,整个人依旧在日渐变化成没来由的暴虐和悲哀的集合体……经常会想要砸东西或者抨击他人,虽然目前还没做多少,但我感觉我在失去我的健康。
看书没有用,背诗没有用,做最喜欢的生物也没用,画画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而且我能施行这些抑制手段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把百年孤独看完之后书荒了一小段时间,精神垃圾就堆到快要溢出来。
生活比起以前就是细碎的不如意多了一点吧,以及紧张了很多。我不觉得这是主要原因……我还没这么脆弱
悲哀而不是悲伤……并没有面临什么巨大的足以改变人生的挫折
如果是以前的我,就会想起【我做成功的事】并用【我做失败的事】来自嘲,或者化作动力
现在我只能想到我的所有失败
以及所有离我而去的被我所爱的,大到一个人小到一条别人家的很熟悉结果被毒死的狗甚至一把无故损坏的削笔刀。
如果是自己的话,无非是缅怀以前的干劲和决心,那股极强的自尊和领导能力,自我的信任和意气风发的精神,耿直得一批……现在我似乎除了保有理智和自身的底线,完全不像以前的自己了。
好像越长越幼稚……
昨晚可以说是这样的状态出现以来第一次崩心态……就好像是有点什么东西在慢慢泄露出来,找朋友聊天想缓解然而已经十二点多了……所有的东西,社交软件上关注的太太,包括那些更的非常频繁的号,深夜肝游戏的,所处的房间,甚至窗外之前还敲锣打鼓要延续几天的葬礼,全都是一片死寂。
然后就开始哭,以前我很鄙夷这种家伙,现在也不理解。一直以来还算很坚强吧。
但不明来由地开始哭,为所有的失败,为自己的软弱和渐行渐远的成熟,为所有自己曾熟悉且爱的东西的失落【比如贴吧】为那些,突然冒出的念头,【把信任错托在我身上的人】
以前我很自信地奋斗着……努力保持成绩不掉出1000人年级的前20并坚持训练绘画,因为我想在某一天告诉我爸学美术不会饿死……我真的,很想上我妈同事的儿子就读的雪尔顿……虽然有点不切实际吧……但确实在努力着
但现在……虽然水平没掉,但少了点生气,突然流走的,好像。
有人说我太累了,有人说我可能该看医生,但我觉得这不是心理疾病……我坚信我很健康……
但身体好像有点,要崩的倾向。
以前很壮的。
可能我真的要去看医生,有病没病都想去看……医院的味道真的很令人安心,最起码,你现在死在这里,还会有人第一时间抢救你博取最大的希望,总好过锁住的房间和荒野?
医生……可惜我是个自私的人不然我也想当医生。但我喜欢画画。
在病榻上,安静做事或者无所事事,休息一阵子也好。
虽然不知道会变好还是沉入更深的低谷。
啊啦,但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身体就是这样,要病不病要健康不健康的,一整天头疼脑热腹痛但就是倒不下地挂在那里。
可能要去看基金会缓解心情,但明天是月考。
我现在……
我只希望明天能是个晴天。
看见这张图稍微好受点了,我希望我在山路或者低谷里。
千万别是倒着走的。
可以说非常渴望春天了。
但那太远了,我仅希望明天能看见那给我的祖先以生命的太阳。
它不可或缺……它可以稍稍拉我一把。

评论(2)

渣滓云团

这里是渣云,主混scp和mc拟人,混过很多圈都淡了,比如意面,不过要聊cp相关的话还是接得上几句的。各种大圈小圈都稍有了解。
欢迎扩列,企鹅1904490010,微博名同lof,日常弧。
主绘画瞎摸,也写过文,太垃圾不敢发。
有情绪波动就会逃进SAI或者基金会中文论坛里,作为核能潜水艇暗中观察。
。。。超喜欢直率刚烈的人。表白他们。
【私聊请勿谈及王者荣耀,第五人格和凹凸世界。只要不私聊ky就不会主动打扰,但会屏蔽。】
可以深夜激情聊影鳄,我吃番木,恐逆【这就是我肠胃不好的理由。】但我估计没同圈能看到这。

©渣滓云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