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无关】
“可是我也想爱人,我也有心。”
“难道我们的存在因为不曾被观测就没有意义了吗?”
“莫非我们的努力不过是虚影幻景?我们所有的情绪不过是数据之海上漂流的泡沫?”
有的时候德鲁伊会听到那些连攻击权限都没有的小家伙们这么说,言语像是附骨之蛆一般粘腻上他仅剩的这副骨架。
粗略地计算出一天的夜晚时分,拆下一部分绷带覆盖右眼以遮挡暮色的光辉时,透过缝隙他看见一只乌鸦立在窗棂之后,投下清晰的剪影。
“我也有心。我也有资格爱人。我有资格希冀美好的事物,我有资格活下去。”
它这么说。言语隔着窗纸随暮光一齐将德鲁伊的骨骼照得通透,肋骨之上光影交织像是褴褛的黑衣。
“我也有心。”
“我也有心。”
它重复着。
周遭的阴影里好似伏满了黝黑的雀鸟。他撕去绷带,一切又归于平静。
他回想起所谓文明,他记起奴隶和自由民,他曾漫步于贫者的埋骨地,他们的精神像是这片土地一般贫瘠。
他记起父亲的城墙和水渠,他曾竭力理解的那些赞誉辞藻,高而远的天穹,和牵住他衣服的那只瘢痕遍布的手。
他已无力做出自我的选择。
人或鸟或虫或走兽他早已不能区别。
————————————————
自家剧情德鲁伊的思想真的跑的很歪了。我知道很迷,就这样吧。
其实我在想巫妖跟德鲁伊会面是个啥情况,觉得不会是什么和平景象……不过主线剧情里不会碰到。
大概。
然后那句“我也有心”
……
其实也是现在的自己想说的话。
 
德鲁伊不会成功的。他的想法太不合时代发展进度了。他始终只能是混乱善良的个体。
————————————
配图是爸妈那边房子里的卫生间。因为很少用居然还有一股莫名的香味,一直都有。
小时候很喜欢坐在马桶盖上看这小空间里所有的细节。
现在,要走了。
要租出去了。
为什么呢。

评论(5)
热度(4)

渣滓云团

个人状况置顶。
第一次月考勉强过。
第二次月考赢了。
第三次渡劫中,请静候。

©渣滓云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