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走啊,总是在被改变已经习惯的状态进入到更垃圾的环境里。
求求   让我留下来吧。
我讨厌变化。
——————————————
写历史作业在听call of silence。
然后哭了。
比起之前那么频繁的哭泣最近还算稳定吧。我适应了。
现在我又要改变了。
准确地说,之前一直在回避今晚终将到来这个事实。
明天压过来了。
碾着柏油路面的声音我都听到了。
明明一点都不到,就感觉自己周围的钢筋和砖块马上会如花苞绽开,如树开枝散叶一般撤去,无垠的晨晖会充盈我,我融化在空间里。
像是以前小学时候每个夏天都会跟着外公在师大老校门原址的商店那里死缠烂打买下的冰激凌,但那里一大片建筑都已经拆掉重建了。是广场。
现在搬到这边来他也不可能过来了。
我回不去了。
没有时间概念和方向感,感觉下一秒晨曦就会从窗外的建筑群中央涌出来吧。毕竟   喜欢么。
我唯一能使我结构破碎的文章增色几分的手段就是抓住我意识的丝线,虽说出现的奇怪语句也因此偏多但偶尔也能写出还算惊艳的比喻。
现在断了。
我不想被扔下再让我跟着大家上几天课吧起码我知道我在这里而且我……
我……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号声此刻能划破天际就好了。
然后我淹没在毒针里。
已经把白猿的话的地址保存在诺基亚里了,我诺基亚能上lof但不能登录。
会好一点,这样做的话。
——————————
好了现在接近六点   快来了
配图是以前不小心碾到的蚂蚁,我给了它一粒糖于是它抱着糖块死去了。
对不起。

评论(3)
热度(1)

渣滓云团

个人状况置顶。
第一次月考勉强过。
第二次月考赢了。
第三次还行。
第四次来了,救命啊。

©渣滓云团 | Powered by LOFTER